聖地之旅 — 從「靈」開始 by 2016年聖誕聖地團友David弟兄

聖地之旅 — 從「靈」開始 by 2016年聖誕聖地團友David弟兄

年紀尚淺的我,有幸踏遍不少國家,經歷過不少異國的風土人情,但再多的旅程也難以與此十一天的聖地經歷相比。當中有笑有淚、有喜有悲,而每當回想在尼波山上細看一望無際的應許之地、曠野裡的高山峻嶺、夜空中滿天的星宿,不禁想起詩篇八章3至4節「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
以色列是我一直夢寐以求及十分嚮往的國家。不單是因為渴望親身踏進聖經所提及到的各個聖地,也因當中錯中複雜的以巴政局使這地更為引人入勝。此次行程有幸有鄭佑生牧師隨團講解,使我們在每天所踏遍之地不但只有眼睛的觀察、理性的歷史認知,亦有靈裡的感受。若要一一細數各個景點,或許需要很長的篇幅,因此我在此選擇了三處使我印象深刻的地方作詳細的陳述:

聖殿山
david1此地相信是當今世上最受爭議的領域,也因為猶太人和阿拉伯人長久以來對此地的爭奪,使我踏進此地時,心中瀰漫著一種說不出來的緊張。此地原為第一和第二聖殿的所在地,所以當看見金頂清真寺豎立此地時,我不禁為當時的以色列人因背棄上帝使聖殿被拆毀和分散列國而嘆息。今天的猶太人仍然守候著他們的彌賽亞為他們重建聖殿並帶來和平,日復日的在西牆祈求此日的來臨。作為基督徒的我雖然深知主快將來臨,但也應該從他們身上學習對主再來的那種熱切盼望。特別看見現今世代道德水平的敗壞、政局的不穩定、四處戰爭的呼聲和人心的冷漠,令我更曉得應時刻預備一顆警醒的心等候主再來。
大屠殺紀念館
在此行前,我對當年德國納粹軍的所作所為略知一二,但當我看見一幕幕殘酷和泯滅人性的屠殺紀錄片時,使我心裡為猶太人這個民族心痛流淚,但也對於當時他們頑強不息的精神獻上萬分的敬意。猶太人自埃及為奴、曠野經歷四十年的漂流、被擄至巴比倫、趕逐到列國當中成為社會的邊緣人、十字軍的殘殺、黑死病的侵害、納粹的屠殺,前前後後共數千年的歷史,不斷受外邦人殘害逼迫的猶太人仍然在列國中屹立不倒及能保持他們獨有的民族性,不被異族同化,這已經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神蹟,也證明了聖經所提及上帝的應許是真實的。
大屠殺紀念館的設計成長條型,入口帶著昏暗的燈光和悲情的音樂,但出口處卻是一遍光明,意味著盼望。正如以色列的國歌「希望」中提到,「只要我們最深最深的心底,殘存著猶太最後的心靈。讓眼睛朝那東方,向東方遙望,望一眼錫安已舊的山嶺。我們的心依舊沒死亡,兩千年我唯一的希望:要做自由人,要再回我故土上,要再回錫安和耶路撒冷」。上帝是黑暗裡的曙光,是絕望裡的盼望。猶太人在不可能的情況下重新復國,成就上帝對以色列民的應許。我在以色列人身上學習了他們那份對上帝應許的盼望,對主那份堅定不移的信心,也借著以色列復國的預言使我更曉得上帝所應許賜福與我們的話沒有一句落空。
萬國禱告堂david2
此堂位於客西馬尼園的旁邊,也是由多國的捐贈者奉獻金錢紀念當日主耶穌在此處向天父作出受苦前的禱告。牧師在我們進禱告堂前分享了一篇信息,特別提到禱告的心態應當如何。即使有時候我們的禱告好像未被應允,正如主耶穌也渴望不用承受苦杯,但我們有否甘願讓事情按主的旨意成就呢?牧師加以提醒重新喚醒了我熱切禱告的心,使我曉得禱告的正確態度,他亦以禱告的方法PRAY — P(Praise), R(Repent), A(Ask) ,Y(Yearn) 來作為總結。踏進禱告堂裡叫我深刻的並非金碧輝煌的建築,而是看見眾人在禱告堂裡不分種族語言的在低頭禱告。這使我想起以賽亞書五十六章6至7節「還有那些與耶和華聯合的外邦人—要侍奉他,要愛耶和華的名,要做他的僕人—就是凡守安息日不干犯,又持守他約的人,我必領他們到我的聖山,使他們在禱告我的殿中喜樂。他們的燔祭和平安祭在我壇上必蒙悅納,因我的殿必稱為萬民禱告的殿。」以往當我讀到此處經文時,並非那麼容易聯想到萬民禱告的景象,但在這禱告堂中我所看見的卻是一幅美麗的圖畫。回想到近年不少香港教會或多或少因政治立場引起很大程度的撕裂,對比起在萬國禱告堂裡不分種族語言的人同心禱告,更顯得教會多麼需要和諧合一。教會作為基督的身體,這番景象使我更立志為基督的教會復興禱告,讓主的名更被彰顯!
感謝主透過這個旅程使我體會到「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的道理。藉著牧師的教導使我知悉自己對聖經歷史和猶太人文化的認識十分缺乏,令我得以從嶄新的觀點角度來閱讀聖經,從「零」開始。但更感恩的是我在旅程中重新認識自己,省察自己與神的關係,更在加利利海邊默想禱告當中得以感受到與主相遇,立志從「靈」開始。
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卻親眼體會祢。
梁昊翔
david3


Existing Users Log In
   
會員註冊重置密碼
會員登入
會員登入
HK$ - HK$
產品總數量:0
合計:HK$0
沒有相關產品
立即結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