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友心聲分享:2016年教會歷史團團友 Angela (Part 1)

團友心聲分享:2016年教會歷史團團友 Angela (Part 1)

行前帶著有些忐忑不安的心踏上教會歷史考察之旅。忐忑的是,要去考察離我甚遠,甚至跟我的信仰背景好像沒什麼直接關係的中古教會的發展變遷,似乎有隔行如隔山之嫌; 不安的是,我真的能放下成見去理解對我來說保守到異常的路德/信義宗以及改革宗,而不帶抗拒? 感到鼓舞的,倒是我擁有喜愛歷史的好興致,以及再度踏上證主為基督徒量身訂做的行程雀躍的心情,為旅程增添更多期盼。
map - final - copy
行程由風光明媚、景色如織的瑞士日內瓦(Geneva)展開。帶著早上剛下飛機的僕僕風塵,我們一行人仍興致盎然的跟著當地的導遊步行在市內的老城,眼觀八方的流覽當年附近各國因改信新教而被迫害的難民如何在日內瓦找得自己的棲身之所,最終帶入自己國家民族的特色,將日內瓦的紡織業、手工業、貿易、建築不但打造起來,還調合成為日內瓦獨特的跨文化的居住及人文特色。(比如城中一處外觀及設計是家居建築的房子,實際上內部卻是改革宗教堂,好讓難民可以放心敬拜。)
當我們下行至宗教改革紀念碑時,宗教改革的氛圍開始拉開序幕。
四個四米半高的16世纪宗教改革大家的人像排排設立,正中的正是加爾文及其子弟教育家伯撒。駐足時間雖短,在此我們卻確認了傳承的重要性及必要性,好讓改變的力量跟理念得以薪火相傳,不留變質及中斷的遺憾。
將歷史的時間稍稍推前,我們在接下來的兩天當中除了上帝之城日內瓦之外,還走訪了另一位宗教改革家、軍中牧師慈運理的城市-蘇黎世(Zurich)。在下午習習涼風中我們走訪了慈運理主理的Grossmunster 教堂 及Fraumunster-當時的女士敬拜堂,步行過利馬河 (Limmat river),在半山腰與慈運理的雕像相遇。佇立像前,不勝唏噓的是慈運理的壯志未酬身先死,47歲便死於軍中,以致於他的想法無法有系統的延續。但他將信仰實際行動化的精神卻呼應了我們在琉森(Lucerne) 看到的獅子流淚壁雕,訴說著瑞士傭兵替外國政府賣命的悲涼及年輕生命的殞落,慈運理因此投身軍中,為他所反對的而戰,為他所信仰的理念而亡。值不值得,從人的角度很難下定論,但從信仰的角度,我們看到了上帝總是會興起及使用不同的人去接續上帝的事工,就像祂之後興起加爾文承接了瑞士的改革,而也因著加爾文,由諸多前人前仆後繼所燃起的宗教改革之火,最後得以延燒到整個歐陸、英國,甚至到了北歐的瑞典荷蘭,至終蔓延到美洲,影響了亞洲。
上帝的事,榮耀不必在我; 我所要做的,只是不斷跟著呼召前行。
to be continued…


Existing Users Log In
   
會員註冊重置密碼
會員登入
會員登入
HK$ - HK$
產品總數量:0
合計:HK$0
沒有相關產品
立即結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