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與教會牧養」研究報告及專題研討會跟進(11/12/2019)

「反修例運動與教會牧養」問卷調查研究初步報告

IMG_6738
禱告開始:屈偉豪博士(伯特利神學院院長)

IMG_6745

IMG_6769(撮要)
研究報告陳敏斯教授【柏祺城市轉化中心總監】

這個報告並不是關於立場,是著重在牧養,而我很相信每個教會都有一些很獨特的處境,但我覺得透過一個研究和溝通,我們都可以互相學習,上帝亦可以藉此向我們說話。

我們最主要是藉着這個焦點小組找出三樣東西。
第一,是現時教會的處境。
第二,我們都很關心同工及個人的狀況。
最後,我們並不是只關注現在這一刻,我們更加想知道教會怎樣去面對未來的挑戰。

在九月的時候,我們組成了九個焦點小組,來自18區,粗略地我們想在每一個區有些不同的教會群體可以接受訪問,總共有44位來自不同堂會參加,參加的教牧同工,我們更不用特別指定是堂主任,總之他們是有做牧養。

堂會的規模我們大概中位數是250人,有一半堂會是250人以下,有一半堂會是250人之上,最少的教會是少於100人的,最多的也有接近1800人,受訪者多數大部份的教會都是在「反修例」中有不同程度的討論和回應,只有一間教會是幾乎完全沒有提及或回應整件事。

很多教牧都提到2014年雨傘運動對今次的影響,我們留意到,他們越積極的去回應2014年的事件,他們今次的準備和裝備,亦都得比較完善或成熟,譬如其中一間教會,因為在2014年的時候,教會有很多的爭議,他們決定在2014年之後做一些books study,特別在政教分離等等各方面概念的釐清,到今次,就發覺整個教會的回應在各方面都比較成熟,因為經過2014年,大家都知道那些可以講那些不可以講的,懂得以關係為基礎,就不會在公開的聚會中來討論,反而在多在團契、小組、或者群組中去討論。

IMG_6780
回應教會如何面對「反修例」引發的爭議
游淑儀牧師【宣道會屯門堂堂主任 

IMG_6783

IMG_6807

IMG_6768

IMG_6799
(撮要)
同工如何面對牧養壓力及處理爭議
屈偉豪院長【伯特利神學院院長】

接受限制,分就分啦,聖經也有例子,保羅也分,分了仍是弟兄姊妹,分了就傳福音,我們不需要勉強在那裡帶來壓力,有時學習暫停是重要,這個群組我們不行,或者我們無力,我祝福你們,,是我的緣故,我發覺我不知如何做,我會繼續為你祈禱守望,請你也為我祈禱,我們遲一些沉澱了再談過。

學習鬆弛技巧,一般醫生都教,放鬆自己,很多研究,血壓會降低,膽固醇會少一點…...,伸展運動,自己拉筋,其實不需要學,不會弄傷自己便對了,肌肉鬆弛都是肌肉放鬆一種,我們拉實肌肉5秒,然後放鬆,一定是先拉緊,通常那些健身院收你幾千元一堂,叫你由額頭開始、皺眉,臉部、頸,我臨床經驗這麼多年,那些女士是不會做的,皺完眉,你們會很擔心放鬆不了,那些做了很多護理,做了很多facial,才平滑少少,我習慣請女士由頸做起,然後膊頭,他們很樂意。

另外,專注內在,控制你的呼吸,首先做的是慢,通常是慢的呼吸,慢慢的吸,停一停,慢慢的呼,你就會慢下來,因為生理緣故,呼吸和我們的情緒,和我們的內分泌是連繫,所以你一慢了呼吸,整個人便慢下來,所以你跑步一定是喘氣,我從沒見過有人慢呼吸的跑步,在你慢慢呼吸當中你就開始專注內在,專注內在就是數呼吸,想著呼吸。

聽上帝的聲音,是需要練習,我都是跌跌碰碰的。然後當你慢下來,就學習聆聽內心,上帝有甚麼說話跟我講,上帝想我反省甚麼?思考甚麼?認識甚麼?這個是向上帝的追求。然後亦可以創意想像,有甚麼可以令我們鬆弛?青草地、溪水旁,沙灘,還是樹林,我們便想像一幅圖畫,甚至你想像耶穌基督來拖著你,甚至來背負你,主與你一同行,這就是幫你整個人平靜下來鬆弛下來。學習彼此支援,找位同工、找些信任的人傾談。

我一定會找一個很熟悉、很信任的人才分享我內心的掙扎,因此我鼓勵我們的牧者有三四個,你失敗時;他會指責你的,但又會為我祈禱守望的,我成功時又會真誠也祝福我,並不會妒忌,我們是彼此同行的。

夫妻兩個就是互相愛護,風雨同路的,關心家庭的,在這段時間更需要彼此......,很多人跟我說我的孩子不理睬我,這個時候更需要,不理睬更需要扮「白痴」,你甚麼都不用理,他不會跟你深入的去討論政治,『起身啦;回來啦,剥一個橙給你啊?飲水嗎?』這樣真的是很白痴的,返了來就是返了來,還問返了來?但是這種扮「白痴」,他有甚麼情緒,我地就會說『係呀;係呀,辛唔辛苦?攰唔攰?』,我想這樣子慢慢可以保住整個家庭。

在你們生命當中,不能夠放下的是甚麼,上帝要你去做,你就忠於上帝的呼召,上帝要我去守,我們就守在上帝的呼召當中,然後甚麼是我們人生最重要的,黃、藍都會過去、歷史都會過去、我婚姻都可以過去,我可不可以不認我的子女,當我重尋我的初心,牢記上帝的呼召和使命,甚麼是最重要的,我想我們在這裏是有出路的,當有個青年人很嬲他的父親,父親經常罵他出街,『我想他死;我返到屋企想殺了他,我覺得他不配得救的。』

但上帝都愛我,盡量談感受,同行不要想技巧,陪他同行,不斷反省內心價值,上帝要我在愛中契合,十字架是讓我們廢掉冤仇,使兩下合二為一,使我們不再作外人,與聖徒同國。因此主耶穌說: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我們的上帝,又愛我們鄰舍如己,這樣講,當然離地!但我再問:甚麼是不離地呢?我與很多青少年做輔導,我問他們光復甚麼呢?他們答不到,我做輔導就是幫他們回到實際,堅定的相愛復和,我仍然堅持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

我覺得任何顏色都不能接受暴力,任何顏色都並不接受謊言,不過我們也是有些策略去處理,在當中我們能夠實行憐憫,我行的公義是上帝的公義,並不是我的公義,因為人人的公義都有自己的底線,前路我只是專心仰望、倚靠上帝;求天父幫助我們。

IMG_6831
(撮要)
香港教會如何面對更嚴峻的未來
呂慶雄博士【「證主」副總幹事(培訓)】

我想問下有那一位同工講道的時候,還未講完便有人站起來,不同意你的講法?我都有試過,所以,我感受到你的感受,就是這樣子的,

去到中東的時候,當他們說:我們有留意你們的情況,有為你們祈禱,我特別感受到那種聯繫,說真的,我們現在與世界接軌,和一個很「爛」的世界接軌,其實相對他們來說,我們是很輕微。

我這個例子是中東埃及的東正教,在2011年,如果大家還記得新聞,伊斯蘭國處決了25位埃及人信徒,但是教會很快便使用了這個單張,派發全國。

埃及其實是伊斯蘭教國家,當地最大的教會,是屬於少數,但他拿著大家共同關心的地方,我想這個對我們今日是很重要的,未來我們共同關心的是甚麼呢?這正是回應我們教會,可能我們有撕裂,有不同的看法,對於政治;甚至乎情緒,各樣事情我們都有不同的判斷,但有甚麼我們是相同的呢?

求同存異,這個不單單講的,是真的要做的,在埃及的教會,基督徒是可以面對的穆斯林世界。第二個例子就是巴勒斯坦伯利恆這個地方,如果大家去過,都會知道那邊的牆有很多政治漫畫,十分精彩,但我想講的並不是這些漫畫,而在這個過程當中,他們的神學反思是怎樣的,那一道隔離牆,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反思就是,我們的問題,我們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很多時候我們因為隔離,我們在自己的同溫層當中,我們自己的圈子當中,自我感覺良好,或者在我們的圈子當中,討論我們認為是對的事情,但是對方呢?不斷去妖魔化對方。

巴勒斯坦的神學家覺得其中一個講法,面對復和,是先要接觸,在接觸的過程中,發現或感受對方的掙扎,對方思想事情的方式,甚至乎他們做的。

最成功是甚麼?是婦女。不同巴勒斯坦的婦女,埃及婦女,穆斯林婦女,猶太人的婦女等等,在這些容易接觸的群體開始,所以在面對更撕裂的環境,其實教會可以做些甚麼呢?其實我們也可以看到,在世界裏面,很多地方都有很多的經驗,我們是可以學習的。

另一個是在歷史當中,特別是中國教會,我剛剛從大陸回來,其實一個很簡單的數字,不用說太多的,所講的就是49到82年期間,那一段可能是對教會來說是一個最苦難的歲月,有很多50年代的政治運動,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表面上所有基督教的活動是完全看不見,但所看見的數字,都是官方數字,這些都不是民間數字,49年的時候官方說,有1百萬的基督徒,82年改革開放之後,有3百萬的基督徒,都是在談論官方的數字,這代表甚麼呢?在苦難教會歲月的增長,在困難的歲月當中,神國的事工是不會停止的,而事實上我們現在所討論的可能是回歸到97年之前的一種,教會是不是需要小組化?教會要怎麼面對?

中國化的情況,去教義,大部份是傳聞,我們都需要證實,所講的是企圖或意圖的,在教義上想影響基督教,這個我都覺得是有的,但回到根本是信徒的靈命培育,真理的教導,聖經的根基,原來我們是很弱的,我們在理論上知道很多,但在實際上是如何面對,我們現在就需要去面對,去學習。

制度可能會越來越嚴謹的,可能會越來越差的,可能會越來越悲觀的,我們過去所享有的自由空間,會收窄的,我會問一個問題,我可以做些甚麼呢?其實答案可能是超越了制度,回頭問我們應該做些甚麼,譬如說面對中國大陸的弟兄姊妹,其實你看見人就可以做人的工作,無論現在所說很多地方都不能夠辦兒童主日學,但有沒有家庭呢,我們可不可以接觸家長呢,家長可不可以接觸小朋友呢,是否可以教導家長去教導小朋友呢,等等這些討論,能夠接觸人便有工作可以去做,而事實上在我們的研究當中,關係是決定了教會的前景,明明不同意你的講道,但仍然是笑着,拍著你膊頭的說,這個是關係先行,所以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要思想的就是超越制度,而回到根本的時候,耶穌時代哪有制度呢?耶穌周遊列國周圍去和人接觸,這個可能是我們最根本的問題,而人的接觸是最能夠帶到質的增長,這個是我們值得需要反思的。

IMG_6803

「反修例運動與教會牧養」問卷調查研究初步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