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到幾時呢?!

嘭!嘭!嘭!槍聲、爆炸聲接連響起。
一群群仍在祈求、手無寸鐵的人群應聲不停地倒下⋯⋯

單看幕幕已叫人帶痛和哀的赤色映象,又一再發生。無論是早前新西蘭槍手擊殺清真寺教徒,還是斯里蘭卡恐怖分子,在復活節針對基督徒連環爆炸案,一次都嫌多。可惜是因著種族、宗教、權力、財富等等而引發暴力血腥的事件,在這地球大地上,好像從未停止過。

人,內在潛藏的罪性,總是蠢蠢欲動,不斷地重複着大大小小錯誤,未能往往從歷史教訓中學習或提醒。

每當看到恐襲新聞,無辜生命脆弱如柳般被折斷,也勾起筆者到訪以色列耶路撒冷猶太大屠殺紀念館的幕幕影像。

甫下旅遊巴,走進建築設計新穎,雪白而明亮的紀念館,一束束暖和的陽光透過天窗沁進大廳,但難逃莫名的帶痛與哀愁的氛圍縈繞着。

yadvashem1

沿着長長的迴廊裏,來訪者群群而至,以「之」字形如川流般的遊走。大家都靜聽牧者或導覽者訴說着猶太人這段黑暗歲月。出賣、迫害、逃亡、種族清洗,那時無日無之地上演,而玻璃櫃中,展示着是昔日大大小小照片與物件,它們雖是靜默無聲,但見證人性最醜陋和最光輝的面貌,並儆醒着在世之人。無論是同行的或筆者,聽着這點點滴滴故事,有些人早以忍不住墜下暗淚,有些只能默然無語沈思着。

人的惡行又豈這二三,筆者從前也曾到訪過越戰紀念館,那帶着滿是血淚的印象,爬在地下窄道的雕堡,體會到戰爭的可怕。它,告訴筆者不管那場是大還是小的戰役,總是反映人們自以為聰明的腦袋,因內藏自傲、貪婪的種種,又一再、再而三的對別人做出無所挽回的傷害。

yadvashem4

當筆者走到觸動很多來訪者的,必是的「名字堂」(Hall of Names)。讀到那兒寫着的一首詩:

「請單單紀念我是無辜的,和你一樣,也是終將死去的,我也曾有一副面孔,刻有喜怒哀樂,很簡單的,一張人的臉!」
—班傑明•方丹

這段來自奧斯維辛集中營遇害者,著名羅馬尼亞/法國猶太詩人班傑明•方丹(Benjamin Fondane)的一段詩,令筆者當下要細看牆上的照片。這些也曾活在世界的臉孔,有老的、有小的,有男的、有女的。他們都可跟我們一樣擁抱過生命,這一回讓筆者好好反思神賜予我生命中的意和義,公義的何在,並深深體會到「欠了愛的世界,恐佈得叫人難以想像!」筆者心隨之想起是聖經哥林多前書13章13節:「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的確,因為神是愛,而只要有愛,才能包容,才能遮掩許多許多人的罪。

迴廊走盡,玻璃大門一開,豁然開朗,七月以色列熱氣騰騰,陽光熾目。筆者徐徐向前步出展館,但腦後緊記着,人生要帶愛而行,這樣就算在黑暗,才仍能得見神的真光!

yadvashem2

yadvashem3

Regina